主页 > 问题关于 >改行做软体与自学新专业难不难?

改行做软体与自学新专业难不难?

2020年07月12日 13:41:07 | 分类: 问题关于 | 作者:  | 浏览次数:528 次

改行做软体与自学新专业难不难?

某位脸友来信谈到转行自学的问题,由于是常见问题,在徵得他本人同意之下,我公开回答他的提问,也希望诸位先进给与指教。

Q. 脸友提问:

A. 我的回覆:

在这个资讯全球化的时代,如果只是会做一些众多人都会的东西,技术门槛不高的话,那幺所可能获得的利益,恐怕还是会和硬体代工业或是传统产业差不多,甚至由于资讯科技的进步极快,较为浮面肤浅的东西过不了多久就被淘汰,因此要在资讯界安身立命,谈何容易?

如果细心看我的文字,我从来不随便鼓励年轻人走资讯科技这条路的,我只是说 资讯界目前需要人才,而且在可预见的将来还持续提供人才发挥能力的舞台,但未必所有人都适合走这条路 。事实上,这条路并不容易走,如果只是偏重技术研发,没办法在生态系中佔据一席之地的话,到头来还是只能以技术代工,甚至在一窝蜂抢订单,无法向上发展的情况下,就会遇到您所见的窘境。

我所谓的在生态系中佔据一席之地、向上发展,并不是说一定要扩大营业额、做品牌行销。那是一般的迷思,觉得代工厂赚钱后,就应该放大利润、朝品牌发展、直接面对消费者。 我认为,以台湾本身的市场规模和经济实力,在大型消费市场上做品牌行销,需要大量资本和商业操作,如果没有技术门槛的保护,很容易踢到铁板。

其实我并不反对代工,只是我们总是希望工作可以换取更高的报酬。代工业者如果精益求精,提高自己与竞争者的技术差距,就有机会获得较高报酬,例如台积电、鸿海这些公司,虽然是代工,但他们长期在製造技术上所投入的研发,让他们得以在生态系中佔据一席之地。

但是要向上发展的话,不只要会做渐进式的改进,而是要能解决原本不会,或是更複杂的问题。例如组装 iPhone 的工厂和设计 iPhone 的 Apple 相比,一个强调代工製造的能力,一个强调「Think Different」,各有各的专业,但专业的报酬有颇大的差别。虽然很多人都觊觎 Apple 的高获利能力,但这并非台湾的厂商能够快速赶上的领域。

单单只是换个方向朝「软体」发展,如果不能提高技术门槛的话,也很难提昇工作的报酬 。美国的公司,在十多年前就将一些软体的工作外包到印度去,而印度也欣然地扶植其软体代工业,然而迄今印度的软体技术以及从业人员的收入,仍然大幅落后美国。原因是软体越来越複杂,用途越来越广,但提高软体价值的关键不在于软体本身,而在于如何使用软体开拓新产业,或是提昇既有产业的竞争力。

因此,如果我们不改变想法,一头热投向软体产业,做一些低技术门槛的软体代工,那结果可能就如同您所描述的「从硬体产业跳到软体产业,发现若不从事深度技术的研发,依然是在做代工」。因此,我希望国内在做软体研发的时候,能够找到一些方法来提昇产业的竞争力,包括与特定产业领域知识的深度结合,或是在软体技术上产生差异化。

想与特定产业领域知识的深度结合,以您目前做银行AP的软体撰写的工作为例,如果只是被动接受委託写出银行所需的软体功能,那就是代工;如果您能够深切了解银行的需求,主动提出可能提昇银行竞争力、因应未来需求的软体方案,那就是目前最热门的金融科技(FinTech)了。同样是帮银行写软体,工作性质有很大的不同。如果要做金融科技的话,就要有能力跟得上这门快速进步中的新兴领域,如同我一开始讲的,从业者本身若是没有两下子,谈何容易?

那幺要在软体技术上产生差异化,可以怎幺做呢?方法颇多,如我昨天在「开源系统软体」社团上贴文提到,我们可以把改善开源软体效能的方法分为四大类:

要解决实务问题,招数不嫌多。第一招是最多人可以尝试的,像是参加程式设计竞赛一样,要想到别人想不到的最佳的演算法,难度颇高;第二招需要懂一些动态编译器的技术,属于比较硬一点的软体技术;第三招需要搭配计算机架构 / 平行计算 / 网路 /GPU,也有其难度;第四招则需要打破传统以计算为主的思维,在系统层面观察实际资料的流动,再以软硬体综合规划的方式去改善效能。

然而,要精通上述的每一种招数,都需要花费时间去学习和应用,很难速成。黄敬群老师昨天来我课堂上讲三小时,学生起码要花三十小时才能有起码的了解,都是学生们必须自己尝试去学习的,如果所有的东西都要等老师来教,那将来要如何面对快速进化的开源系统软体?

今天有位大四的学生对我说,他听了黄老师的课之后非常惶恐,觉得自己懂得太少。我劝他不要太担心,因为业界有太多人基本的软体功夫不够扎实,很少跟社群接触,根本不知道自己懂太少。知道自己懂得少,有幸遇到明师愿意指导,就好好把握学习机会,只要一路学下去,就有机会成为专家。

此外,要使用上述招数之前,必须有能力解析资讯系统和複杂软体的功能和效能,这些也不是短期间能够精熟的东西。而且,就算能精通以上的技能,我们还是要回归到应用面,想办法用这些技能去改善高价值的软体应用,提昇产业的竞争力,这样才会得到重视。

所以说,您问到要如何踏入这行、钻研系统软体,这固然有其困难之处,但我想更关键的问题在于, 您是否了解这个行业快速变化的特质,是否能够适应这种不断在演进的场域,愿意花多少时间来学习成为专家,以及未来想如何展现身手、持续精进?如果只有下班之余能够自学,也不是不可行,但要在有限时间和资源之下迎头赶上,恐怕难度颇高。

我个人已经浸淫在资讯科技将近三十五年了,到现在还是时常要涉猎新领域、学习新知识、思考新问题,才能维持自己在这个行业的竞争力和敏锐度,如果将此视为兴趣,自然会乐此不疲,但若以此维生养家活口,那幺可能还是再考虑一下吧?

(注)

延伸阅读

台湾该做的是培育人材,而不是压榨人力
为什幺台湾创新推不动?
台湾工程师你缺的不是脑,是阅读他人 code 的雅量

相关文章

8868体育网址_优德88官方网站开户|热门之美|走在新兴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